2021-3-25 7:48:00
  百年不遇疫情引发对人和自然关系的反思,一个方面是气候变化问题更加受到重视。中国政府宣布在2030年前碳达峰(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碳中和(净零排放)的目标。欧盟27国决定2030年前加大减排, 2050年实现碳中和。拜登政府宣布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实现碳中和需要政府和非政府部门之间的协力,也需要国家之间的合作和协同。实现碳中和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又带来什么发展新机遇?将对全球经济和社会产生什么影响?

  为此,中金公司研究部和中金研究院联合撰写了《碳中和经济学:新约束下的宏观与行业分析》,就中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路径及其影响提供一个系统性的分析。与通常的市场研究相比,碳中和研究面对两个挑战:一是涉及面广,跨经济、社会、科学多方面;二是公共政策是关键,但又是难以借鉴过往经验的新领域。中金的四个总量团队和20余个行业研究团队协同,借力外部合作包括全球有奖征文等,共同完成了这份报告。本文为报告前言部分。

  一、目标明确下的成本-有效性分析

  工业革命以后,人类的活动冲击了原有碳循环系统中碳源(碳排放)和碳汇(碳吸收)的平衡,化石能源的使用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上升,引发温室效应,带来地球气候变暖。大多数科学家认同过去一个世纪的气候变暖和人类的行为有关。尤其是过去50年,从冰川融化到海平面提升,从海洋生态的毁坏到日益紧张的水供应压力,从极端天气(洪水、干旱、飓风)到疾病传播等,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成为一个现实的担心。

  按照政府间气候变化组织(IPCC)的预测,到2100年全球平均温度将比工业革命之前的水平高1.5度-4.8度。如果不采取应对措施,按照现在的趋势,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经济的冲击将日益严重。碳减排、碳中和将给人类社会带来长远的收益。

  另一方面,碳减排在短期需要付出成本,经济可能受损。碳排放是经济活动的结果,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化石能源起到重要作用。降低碳排放有两大类方式,一是经济活动的电气化,比如工业、交通运输、家庭取暖等,二是发电从传统能源转化为可再生能源、核电、或者化石能源配上碳捕捉碳封存技术。现在的问题是,清洁能源成本比化石能源高,同时需要建设配套的新的基础设施,这些成本对经济增长有负面影响。
……
2021-1-14 8:06:00
    过去一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线上教育、互联网医疗、直播电商、远程办公等一系列新业态、新模式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发展强劲。1月9日,在2021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彭文生发表了题为《数字经济发展新机遇》主旨演讲。

  彭文生提出,数字经济的核心层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包括通信技术、信息技术等。数字经济的应用层即大数据的应用所带来的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产业,突出的例子是平台企业,数字经济的第三个层次是产业数字化,即所有的行业、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从三个层次来看,中国的情况是两头弱中间强,核心层、产业数字化两个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在中间层即平台企业方面,相对发展较强。

  数字经济的特殊性在于,其在工业经济的基础上产生了新的生产要素,即数据,使得数字经济的产品或服务在微观层面具有非竞争性。

  数据作为新的生产力,可以提高效率、产生规模经济。从未来经济发展模式来看,落后经济体追赶发达经济体,重要的方面就是服务业可贸易,因此新的发展模式未来可能更多体现在服务业的发展。

  以下为彭文生演讲全文:

  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是核心层

  2020年在新冠病毒肺炎冲击之下,在社会、经济很多层面都带来很大的影响,我们抗击疫情,这里面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科学,从科学的防疫到疫苗的研发,到整个经济活动也是科学在维持正常的经济活动起到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个方面就是无接触经济或者数字经济的发展,比如说远程办公、远程教育、远程医疗、在线会议、远程配送等等这些,都是展示数字经济发展很大的潜力。有人做过这样的估算,去年疫情的冲击对加速数字化转型,加速了几年呢?有一些估算,不同的行业,大概加速了5-7年的时间。有一些是5-7年以后才发生的事情,现在已经开始发生了。所以疫情的冲击,对我们看未来经济发展,经济结构的变化,甚至到每个人职业生涯的发展,制药、投资都有深远的影响,在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和数字经济的关系。
……
2020-11-30 9:24:00

     现代中央银行有三大职能。一是维护货币稳定,过去30年通胀目标制在全球范围内逐渐成为货币政策的主流框架,即使没有严格实行该机制的央行也把控制通胀作为首要目标。二是促进金融稳定,尤其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后,宏观审慎管理成为各国央行防控金融系统性风险的新抓手。三是提供支付体系核心部分,即基础货币,在零售支付层面是现金,在批发层面是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准备金。

  就这三个职能对照《中国人民银行法》修正草案,我认为有几个特别需要关注的地方:一是将“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明确写入立法目的;二是明确央行“制定和执行宏观审慎政策”的职责定位,建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调控框架;三是健全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制度;四是央行牵头国家金融安全工作协调机制,组织实施国家金融安全审查工作;五是数字时代下的变革,规定人民币包括实物和数字形式,为发行DCEP提供了法律依据。

  (一)央行制度的演变

  首先可以回顾一下经济学思想的轮回和央行制度的演变。


……
2020-11-11 10:41:00
     中金研究利用来年展望的契机,联合宏观经济、市场策略、固定收益、大宗商品等总量团队及各行业研究团队,将各领域2021年展望汇集成册,共18万字,旨在抛砖引玉、供投资者参考。展望2021年的投资策略,判断经济周期将运行至什么区间依旧是不变的主题,变化在于疫情暂时改变了驱动周期运行的机制。

  通常而言,需求波动是周期循环的关键,通胀和债务则是触发需求波动的两个主要因素:通胀过快上升意味着经济过热,诱发政策紧缩及随后的需求下行。一旦通胀压力转变成通缩风险,政策再次获得宽松契机,刺激需求复苏;债务过高则诱发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政策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导致信用紧缩和资产价格下跌、需求下行,随后政策再次放松,周期重新获得上行动能。

  这两种循环往复是典型的内生周期波动模式,疫情冲击下的周期运行则不同。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和较高死亡率限制了劳动力的总供给水平,因此疫情对经济的初期影响体现为供给侧遭受了严重的外部冲击,供给受损将会影响劳动者的收入,进而抑制下一波的需求。随着疫情缓解,其对经济活动的物理限制消退,生产与供给恢复,就业和收入反弹,促进需求增加。

  这样一个外生供给冲击所驱动的周期波动,依旧是我们思考明年的经济走势、宏观政策展望和资产配置策略的出发点。但与今年不同的是,明年内生力量将会增加,不仅体现为供给复苏对需求的外溢和乘数效应,也包括2020年应对政策的滞后影响。在这个框架下,我们将探讨金融和实体脱节在未来如何演变,以及相应的投资策略含义。具体而言,有三个问题尤其值得思考。

  一、保供给VS保需求:中美经济复苏殊途同归?

  2020年的疫情凸显了一个基本命题:生命究竟是否有价?从全社会角度看,存在着对生命价值和经济利益的权衡。但从劳动者个人角度看,生命是无价的,或者说生命的个人价值远高于社会价值。当新冠病毒广泛传播时,任一价格下劳动者愿意提供的劳动数量将会下降,在全员隔离等极端情况下价格机制失效、市场机制失灵。个体的行为有很强的外部性,由此需要政府从公共利益出发进行干预,关键是以何种方式干预。
……
2020-10-26 7:58:00

    彭文生10月21日参加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之平行论坛“金融科技与创新”的发言纪要整理稿。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曾说,过去几十年对普通民众来讲最有用的金融创新就是自动提款机(ATM),这个评论被很多人引用。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现在自动取款机的使用快速下降。我在猜想,若干年后是否会有人说,央行数字货币或者支付宝/微信支付是对老百姓最有用的金融创新?还是说金融科技的发展会给老百姓带来更大的福利?

  金融科技不是新的现象,科技进步总是在助力金融的发展。其实,科技的创新都可能会对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有帮助,关键是对金融行业的商业模式有怎样的影响呢?今天我想从这个角度,谈下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首先,数字经济中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并具有独特的属性。在农业社会,土地和劳动力是两类重要的生产要素,工业社会则是劳动力和资本,而数字经济时代,又多了数据这一生产要素。与劳动力和资本相比,数据最独特的属性便是非竞争性。这和传统生产要素区别鲜明,比如一个苹果,你吃掉我就没得吃了;但微信,一个人的下载并不影响其他人下载。所以很多人讲,数据是数字经济时代的石油,这话既对也不对。石油有开采成本,但数据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由此带来更大的规模效应,企业可以很庞大,比如美国的Facebook、谷歌,中国的阿里、腾讯等。

  但数据的非竞争性是从生产力、从科技角度来讲的,人类社会有生产力必定有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决定了谁能拥有数据,而有了数据产权,数据的使用可能就具有排他性。比如一家企业搜集的数据,其他企业就无权使用。


……
2020-10-21 8:13:00

  近期人民币升值是市场的一个关注点,升值的驱动力是什么?能走多远?如何影响经济?由此对宏观政策有什么含义?分析这些问题要结合我们对当前经济运行特征的理解。

  全球经济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年更是受到百年不遇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汇率是国内外商品与服务相对价格的一部分,也是一个资产价格,既是内外循环的结果,也反过来影响内外资源的配置。

  双循环的最新态势是什么?

  国内国际双循环有总量和结构的视角,或者说量与质的视角。从总量来看,中国的出口表现超出预期,与早前几个月大家的担心完全相反。最新的IMF预测显示,今年能够有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就是中国。


……
2020-8-12 8:23:00

     7月CPI同比增速从6月的2.5%上升至2.7%,略高于市场与我们的预期。但核心CPI同比增速从上月的0.9%下降到0.5%。CPI环比增速从6月-0.1%回升至7月0.6%,主要由食品价格上涨驱动。

  食品价格推高CPI同比增速,但核心CPI增速继续下滑。7月CPI同比增速从6月的2.5%上升至2.7%,略高于市场与我们的预期。但核心CPI同比增速从上月的0.9%下降到0.5%。CPI环比增速从6月-0.1%回升至7月0.6%,主要由食品价格上涨驱动。非食品通胀仍然维持弱势。

  图表: CPI 7月与6月对比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中金公司研究部


……
2020-8-11 7:58:00
    聚焦到经济层面,人类命运共同体意味着,以内循环为主非但不是要封闭运行,而是对开放提出了更高要求,是要通过繁荣国内经济“带动世界经济复苏”,让全球分享中国释放庞大内需的红利,实现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的正反馈。实际上,作为全球性大国,中国对世界的贡献越大,中国自己也就越受益。

  近期中央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引发了很多讨论。如何理解两个循环之间的关系,新发展格局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路径是什么,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本文结合主流经济学思维的演变做一些探讨。

  近期,“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越发成为资本市场热议的焦点。市场对这个新提法十分关注,但也存在诸多的认识分歧,譬如内、外循环的含义与两者之间如何互动?如何理解“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与“双循环相互促进”的逻辑联系?在本文中,我们将结合新冠疫情给经济带来的新挑战,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经济循环与两大思想流派

  经济活动可以分为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四个环节,所谓经济循环大致可以理解为这四个关联环节的循环往复。其中,生产和消费是最为关键的两个环节,代表经济的供给能力和最终需求,对这两个环节关系的认识不同衍生出了经济学的两大对立流派。

  一个视角是供给和需求总量的平衡。凯恩斯经济学认为生产和消费无法自动匹配,经济无法自动实现四个阶段的循环往复。由此宏观政策有必要对整体的供、求平衡进行干预,现代的逆周期调节政策框架基本上就是建构在这种总量平衡的理念之上的。由于凯恩斯主义主要从总量视角阐述“量的循环”逻辑,因此通常被称为宏观经济学。GDP是宏观经济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从支出法角度看,GDP可以拆解成投资、消费和净出口,其中国内投资和消费等内需通常被看做是内循环,净出口对应的外需通常被看成是外循环。

  与宏观经济学相对的是微观经济学,其思想根源是远早于凯恩斯主义的古典经济学。古典经济学对于供求问题的经典阐述是萨伊定律,即供给自动创造需求。
……
2020-7-23 14:56:00

     近期美元持续走弱,3月20日一度因金融市场恐慌而冲高至103的高位,但随后持续走弱,最新已经降低至94.86,区间贬值约7.6%。我们认为,近期美元走弱,是短期周期因素和中长期结构性因素叠加推动的结果。向前看,我们预计处于历史高位的美元,正处于由强转弱的拐点,即将开启新一轮长期走弱趋势;美元走弱将有助于为新兴市场的金融市场及长期增长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也有助于大宗商品如黄金等的表现

  首先,美元近期走弱受到周期性因素推动:

  1. 美国疫情控制不力,欧洲及中国等地区疫情控制较好,美国对外增长差缩小。尤其是6月以来,美国疫情反弹,令其经济复苏可能在7~8月暂时缓一缓。而与此相反,欧洲疫情控制较好,复工复产及需求修复进度近期已经赶上美国。中国更是在疫情控制等各方面均走在全球前列。因此,美国相对外部增长差的缩小,令美元承压。

  图表: 近期美元显著走弱,欧元显著升值

……
2020-7-14 7:52:00

    6月社融高于市场预期,同比增速加快,但环比增速有所回落。6月新增社融3.43万亿元,高于市场预期的3.05万亿元和我们预期的3.2万亿元。社融存量同比增速从5月的12.5%加快至12.8%,季调后月环比折年增速较上月回落。

图表: 6月社融增速继续加快、环比增速回落 资料来源:CEIC,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6月贷款、企业债与未承兑银行汇票继续保持多增  资料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